陈亮:树梢之上是鸟的天堂

作者:黑非 | 来源:诗享者之四季 | 2019-08-12 11:49:10 | 阅读: 次    

  导读:陈亮,笔名黑非,曾在西藏生活工作十年。上世纪八十年代开始诗歌写作,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停笔至2016年。诗作入选 《 现代主义诗群大观1986-1988》(徐敬亚等编),2016年诗歌入围“首届国际诗酒文化大会 ”现代诗系列。现居北京。


你是否愿意和我一起出发

埋葬过去
在这个到来的季节
让自己消失
或去远方
到一个没有人知道的地方
安静自我
今天我就出发
让心愿成为现实
你是否也准备好了行囊
愿意和我一起前行
你下定了决心
那去往的目的
就是我们的二人世界
那里有鸟有小动物
有四季花开
有覆盖到天边的绿野
也有茂密的森林和
起伏的山峦
我们不盖房子
找一个洞穴安家
晨昏慕色
饮山泉采野果
不刀耕火种
也不捕捞围猎
日复一日,年复一年
这样的生活
你是否喜欢

2019.8.8.立秋

七夕祝福

昨夜的雨
给我一个凉爽的清晨
一大早我就去了公园
听树林里的鸟鸣
看麻雀喜鹊乌鸦和
一些其他的鸟儿
在草地上觅食
嬉戏跳舞
我不忍心打扰它们
但又想拍几张照片
发朋友圈
让朋友们欣赏之后
开心的点赞
有朋友告诉我
今天是情人节
是七夕传统节日
情人节和我没有关系
但七夕还是要过的
祝朋友们幸福安康
开心快乐!活在当下
过好每一天

 2019.8.7.七夕


戒 烟

(我敢说就是所有人都抽烟,释放的危害也超不出尾气和雾霾。)

抽烟是一种爱好
不抽烟也不能说就是美德
香烟有没有好处
目前尚无结论
那些“吸烟有害健康”
也仅仅是一种提示
就看你如何理解和体会
我说吸烟能挽救生命
延续生存
你一定认为我是一个抽烟的人
其实我戒烟已有十年
但我抽烟也有几十年的历史
十六岁下乡
在广阔天地里学得一身本领
也学会了抽烟
想一想这一生
还真得感谢香烟
对这曾有的爱好
至今心存感激
在那无数个百无聊赖的日子
和低沉阴郁的时光里
如果没有香烟的陪伴和慰藉
也许我不会顽强坚持
生活到现在
更何况我的父亲
一生嗜烟如命
但也长寿百岁
最后无疾而终


肤 浅

我很肤浅
肤浅到有些字
不知道该怎么读
别说去写了
一点一点地临摹
也常常出错
我敬佩那些写字题字的人
尤其敬佩那些
能把字写得龙飞凤舞
海阔天空
像飞禽走兽样的各种字体
他们都是大家
学识深奥
有些很常用的字
出自他们的手笔
经常让我读错
由此我在想
自古官员大臣和皇上
个个知识渊博
而且博大精深
只要能在朝里和衙门内的
都是博士状元
并且书法赫赫有名


悲伤来的如此突然

昨天在电梯里
我还遇上穿戴整齐
拿着公文包的楼上牛总
他说去单位开会
今天我在电梯里
看到眼睛红红的牛总爱人
问:为何伤心
她顿时嚎啕告诉我
老牛昨天在上班的路上
遇车祸不在了


习 惯

习惯是一个过程
在这个过程里
习惯地消磨时光

习惯是一种无奈和任性
你习惯了也就习惯

习惯是每天每天的面对
比如雾霾比如泥泞比如风雨
比如阳光……

比如噪声喧哗
你的大嗓门
路上垃圾和
随意抛撒

任意小便
到处吐痰……

比如权利掠夺贪婪腐败和特权!

比如趾高气昂
卑躬屈膝,畏强欺弱

比如,
比如的比如

在一次又一次的经历和适应
在一声又一声
“妈的!这鬼天气!唉!……”

你也就习惯了你的生活
和眼前的现实

这一切
我都无话可说


鸟 人
(想飞没翅膀)

和狗在一起的日子
结束之后
我选择了鸟

选择去认真学习
做一个鸟的知己
也就是说:做一个
爱鸟的人

今生做鸟已不可能
就像在十年前
我刚刚抱回爱犬
梦想一生为伴
可谁知它先离我而去

那些鸟并不像狗一样
乖巧听话
也不像狗一样顺从随意

我怎么表现
亲近示好
放下所有的身价
投其所好
这些天的努力
没有一只鸟
意会和领情

也没有一只鸟
愿意让我靠近
更不要说
加入它们的行列和群

树梢之上是鸟的天堂
它们呼朋唤友
在天空里飞来飞去
自由自在,无忧无虑
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
我无法体验

远远的让手机拉近的画面
那些都是我的偷拍
没有一张是鸟 儿们的自愿
主动给我留下的身影

尽管如此
我还是去争取
做它们的朋友
追随那些幸福的鸟儿们
像它们一样轻松生活
快乐地活着


走 路

我欣赏那些热爱走路的人
我也经常向他们学习
每天都到外面走走
有风有雨的时候
我就不出去了
隔着玻璃透过风雨
看那些仍然在风雨里
行走的人
心中肃然起敬
这些年我一直在想
大家都在路上
为什么有人
走了那么远的距离
有人还在原地踏步


一位朋友
(往事如烟)

我有个朋友
年轻时就爱走路
那时我在山上
每当我下山
他就给我一辆自行车
让我骑车前行

我每次都问:
你怎么办呢?
他总是一句话:
让我走走

这些年他走了不少路
也吃了不少苦
但他仍然在路上走着
而且走的坚定
走的踏实而豪迈

和他同时代的人
个个已老态龙钟
有的弯腰弓背
有的也走没了
我的这位朋友
依然满面红光
昂首挺胸
依然健步如飞

我下山之后
很多年都没有他的消息
偶然的一次朋友聚会
他突然走到我面前
说:陈哥,饭后
我们出去走走


无 花 果

无花果的绿
持续了好久
在不断的观赏
那些过去的时光
我想,这样一直的绿
该有多好
每天都在春天里
而又期盼着
果实的成熟
这样的希望
难道不是
岁月静好


天 空

飞机划过的天空
那白色
不是你要的云朵


清 贫

这几年有朋友背时
投资几乎用尽了
所有家产
仅有的一点节余
又给了股票
从此精神萎靡
消极颓废
悲观厌世
借酒消愁
一次他在与我
喝高之后
大骂那些有钱人
丧尽天良
都是土豪劣绅
必须打倒
酒过之后
我内心窃喜
我家祖上贫农
至今刚刚温饱
只是我的这位朋友
在我记事儿起
就听父辈们说
他爷爷在解放前
就是我们村的土豪


机 器 人

人类智慧
已超越人类

在脑痴呆之前
我已弱智
面对机器人
无地自容

刚刚照面
似乎就知道
我的所想

知道我要说什么
问什么
和我的需求

这么乖巧
聪明智慧
善解人意

是人还是机器
是人造的机器
还是机器造的人

(就像那个哲学问题
是先有蛋
还是先有鸡。)

到此我还不知道
该用它还是他和她
来礼貌称呼

刚想到此,突然
有声音问我:先生
你需要什么服务

那么,
就是她了


忏悔无门

“太匆忙了
我要留有足够的时间
用来痛哭”(尚仲敏)

前些年有一个群
群主是个女的
在那个群里
如鱼得水

到了这个年龄
能遇上一个
女群主,女领导
你能想到
我的喜悦和幸福

尚仲敏说:诗歌就是
你喜欢一个美女
就对她说
有什么事
我们躺下再说

尚仲敏还说
诗歌是一门手艺
传男不传女

尚仲敏的这些诗
我发到了那个群

女群主说:
群里有那么多女诗人
还有那么多诗歌前辈
说我发了负能量

没等我解释
就把我踢了出去

就因为一个人
一首诗一句话
让我失去了
一位女群主
女领导

让我没有了前途
影响了进步
让我和群里那么多
女诗人失之交臂
不能互动,没有交流

让我和群里的
那些诗歌前辈
不能推心置腹
向他们学习

唉!痛悔一生
是我交友不慎
读诗不严,乱了群规

要不然,这些年
我在那个群
也混上个群主助理
最低也是一个
科级巡视群管员

想一想,至今
忏悔无门
责任编辑: 马文秀

发表评论 共有条评论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匿名发表

编辑推荐

特别头条

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

(C)2004-2019中诗集团
主管:注册送五十彩金的彩票诗歌万里行组委会  主办:盛世中诗  备案编号:京ICP备12024093号   京公网安备:11010802012801
 联系站长   常年法律顾问:海峡律师事务所 邹登峰律师
博聚网